律師合作查詢

的士司機撞車後頸痛及背痛索償

的士司機:自行委託律師代表

貨車司機:沒有律師代表,親自出庭應訊

詳細賠償項目及金額

的士與輕型貨車相撞

交通意外

的士司機因交通意外索償訴訟案情

原告人為49歲,是一名全職自僱的士司機,專門往返機場及酒店接載乘客。事發時,駕駛的士沿二線行駛,第二被告人駕駛輕型貨車沿相同方向三線行駛。原告人駛到十字路口時,因紅燈停車。當交通燈號轉為綠燈,他開車時,被對方駕駛輕型貨車從右方撞向原告人的的士右邊車身近車頭位置,令的士右車頭泵把鬆脫掉下,當時感到頸痛及背痛。

意外後,原告人被送到醫院急症室接受檢查及治療。醫生發現他的頸部及下背部位置有疼痛,需要留院接受治療。留院期間,他需要佩戴頸圈及接受物理治療。由於頸部及下背部的痛楚持續,原告人到私家醫生醫務所求診。醫生診斷他扭傷頸部及背部,頸部及背部的活動能力因疼痛而受限。期間,原告人多次到同一醫生醫務所接受治療,並轉介他到物理治療中心接受物理治療。

病假完結後,原告人恢復駕駛的士工作。由於頸部及背部仍然經常疼痛,無法自如轉動頸部駕駛,容易疲倦,下肢亦會間中感到麻痺,每次連續工作3至4 小時後便須停下車輛稍作休息大約半小時,伸展頸部及身體,或自己稍作按摩頸部及背部。這個情況維持了最少24個月。基於上述原因,意外後復工的收入減少了,每星期必定休息一天,平均每月工作26 天。

原告人在損害賠償評估聆訊作供,採納其書面證人陳述書作為主問證據,並接受被告人的盤問。兩位被告人存檔的證人陳述書,內容只關於意外發生經過,不涉及損害賠償評估,雙方在損害賠償評估聆訊選擇不作供。法官在損害賠償評估中,並沒有考慮兩位被告人證人陳述書的內容。

廣告

何氏律師事務所

工傷索償

交通意外

疏忽賠償

法庭批准專項損害賠償

被告人曾經就私家醫生醫務所發出的單據作出質疑,因為《損害賠償評估文件冊》內單據副本日期是「10/8/20」,看似為2020年發出。最後,原告人代表律師呈遞該單據的正本,其日期應是「10/8/2017」,只是影印失誤無法顯示「17」的數字。其實,被告人在《回答書》已經提出這一點,若原告人代表律師認真檢查所披露的文件副本,不會在《損害賠償評估文件冊》重覆該影印失誤。考慮過原告人傷勢、醫療報告,和提出的有關單據,法官認為醫療費用、交通費用和維修費都合理,如數批準。

的士司機審訊前的收入損失

第一個爭議點是,到底原告人每日車資收入平均金額是否可信。原告人在庭上作供時,進一步解釋,意外前他每日大約接載5-6個客次由市區往機場,因為在機場排隊等客時間較長,回程時她不會在機場接客,反而到東涌一帶等客。有時如果市區有要求,便會空車出市區再接客。被告人質疑,原告人每日根本不能做5-6個機場客次那麼多,時間亦不容許。本席接納原告人律師的陳詞,認為被告人的質疑太籠統,畢竟每日平均車資收入只是一個平均數,每個客人上車地點,時間,路面情況,和周圍環境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收入損失 出糧證明

被告又質疑,原告人聲稱的月入可觀,理應需要報稅,但原告人沒有提出任何文件證據證明收入。不過,沒有文件證據只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在本案,原告人是駕駛著的士遇上交通意外,沒有證據質疑原告人不是從事的士司機行業。原告人亦提供文件,證明的士每月供款記錄。雖然原告人沒有提出任何文件證據證明收入,但原告人依賴運輸署發出的一封信函,顯示市區的士司機平均每日賺取車資,剩收入平均每日 $1,290,工作日數平均每月26.9日。原告人稱每日平均車資收入,並無不合理之處。

原告人索償的審訊前的收入損失包括141天病假的收入損失、和復工後因意外導致的收入減少的差額。首先,病假的收入損失方面,原告人獲發141天病假。這些病假乃由醫院醫生和私家專科醫生發出,原告人亦有呈遞有關病假以作支持。法官接納141天病假為合理的。

有關病假的工資損失,法於在庭上就原告人計算收入損失的公式和背後的理念提出詢問,質疑為何車會供款需要在原告人淨收入中扣除。原告人代表律師及後修訂其病假期間的工資損失計算。這兩個計算公式不同之處在於車會供款HK$25,526是否屬於原告人營運的士的開支,是否需要扣除。法官認為,原告人自己持有的士,不須繳付租車,他將收入用作購物或是供車是她自己的選擇,不應將供款作為營運的士的開支。法官認為,原告人代表律師在庭上的計算方法較為合理和公平。原告人代表律師理應在《經編正的損害賠償陳述書》列出上述計算方案,甚或在聆訊前申請修訂陳述書。由於此計算方法不涉及援引新證據或證據修訂,而且計算方法較為合理和公平,法官批準原告人代表律師在聆訊時才提出。基於上述原因,法官接納原告人在141天的病假的工資損失為 $150,870。

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

  • 就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原告人在《經編正的損害賠償陳述書》列出的申索為港幣 $220,000。原告人援引以下有關案例:1/ 在DCPI xxx7/20xx一案,原告人因交通意外導致頸部受壓而導致疼痛,其專家醫生指出,原告人的右頸部殘留有壓痛,但活動範圍廣泛,沒有神經功能缺損,上肢肌肉沒有流失。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評定為港幣 $150,000。2/ 在另一未經彙報案,原告人同樣遇上交通意外,導致頸部和背部受傷,C3/4突出 (disc bulging),L4/5,L5/S1和S1/2椎間盤突出 (disc protrusion)。原告人需接受物理治療,職業治療和精神科治療。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評定為港幣 $250,000。

    3/ 在DCPI xxx6/20xx一案,原告人因交通意外導致頸部軟組織外傷,她自己亦有頸椎退化。原告人和被告人的專家醫生評定原告人蒙受的永久性損傷分別為4% 和1%。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評定為港幣 $225,000。

    4/ 在另一未經彙報案,原告人遇上交通意外導致胸壁受到挫傷和頸部扭傷。永久性損傷評定為3%。儘管需要戴頸托大約六個月,他隨後可重新上班。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評定為港幣 $180,000。

    法官在考慮過原告人的傷勢和所蒙受的痛楚、其後接受的治療,及整體情況,並有關之案例後,認為原告人傷勢的嚴重程度低於以上援引的案件,但較接近胡創荏 案,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評定為港幣 $150,000。

關於索償判決的利息和訟費

  • 利息方面,痛楚、痛苦及失去生活便利的賠償,由傳訊令狀送達日期起計至判決日為止的利息,按年利率2% 計算。至於審前損失和其他專項損害賠償,由意外日期起計至判決日為止的利息,按判定利率的一半計算。法官作出暫准訟費命令:被告人須付原告人本評估的訟費,按區域法院基準評估;倘若與訟各方未能就金額達成協議,須交由法庭評估。除非在判決後14天內,有更改上述暫准命令的申請,否則暫准命令成為絕對命令。
交通意外 判傷百分比計算

最終判處貨車司機賠償金額總結

法官評估的士司機的損失如下:

(1)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便利$150,000
(2)審訊前的收入損失$200,870
(3)專項損害賠償$14,800
 合共$365,670

廣告

睇車CAM評估意外責任

點先可以取回合理嘅賠償

車cam意外智能鑒證,將意外發生時的車cam片段上載至系統,了解案件勝算。

餐廳內滑倒受傷手腕骨折

被告沒有律師代表,親自出庭應訊;背景及原告人證供痛楚、疼痛及生活不便的損失喪失謀生能力將來的工作收入損失專項損害賠償總括利息及訟費原告人在餐廳內滑倒受傷,手腕骨及一條小骨折斷,接受了接駁斷骨手術。兩年後入稟本案向被告人索償。。原告人受傷後,需要吃一些滋補食品,包括冬蟲夏草、雞等約花了10,000元,但沒有任何單據支持

被私家車在斑馬線撞到而受傷

原告人在荃灣大河道被一部私家車在斑馬線撞到而受傷。被告人裁判署承認危險駕駛及酒後駕駛而被裁定有罪;雙方達成協議,被告承認他需要對原告的受傷負上責任;背部脊骨受壓的時候,會感覺痛楚,這些情況出現於晚上睡眠,背脊受壓、駕駛時因長時間坐在司機位上,背部受壓,感到痛楚,尤其是在扭軚盤的時候及睡眠的時候,以及與他的妻子行房的時候

私家車被尾隨的士撞到

一宗交通意外賠償數額的爭議,意外發生地點是沙田圍路與沙田路交界。被告人衝紅燈,以致正在右轉的原告人急停,他的私家車被尾隨的的士撞到,引致原告人受傷;法庭裁定被告人須負法律責任,數額有待評估;此案的一大疑問,為何原告人沒有報稅及強積金紀錄,法庭認為他能夠提供滿意的解釋,以現金出糧,老闆不報稅及不供強積金,亦不願出庭作證

外部連結:法律援助署